第十二篇(最终篇)九鼎轮回 第二十三章 把酒夜谈(大结局上)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当裴三正激动开心的爽快大笑时。裴雪莲这时候笑盈盈得跃上了楼阁,走了过来,“什么事情让爹你这么高兴啊,说与女儿听听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兽王‘乌侯’笑道:“师妹。在扬州楚郡境内野狼山上有一个神秘人,身体周围环绕着雾气,被当地人传为‘神灵’。因为这人坐在一棵桂树下,而这棵桂树不断的长出枝叶乃至桂花。而后呢,这棵桂树又迅速的枯萎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听的裴雪莲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乌侯接着笑道:“现在形意门的人已经将那封锁,按照我们猜测,那神秘人就是滕青山。”

    “对,肯定是滕青山。”旁边的裴三哈哈笑道,“在这世上,能够达到‘生死转换于弹指间’的,也只有我和滕青山!真没想到,在腊月十八到来之前,这滕青山竟然真的能突破。没让我失望,没让我失望啊!”说是‘弹指间’实际上只是夸张之辞罢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爹。”旁边裴雪莲连笑道。

    裴三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,爹,这个滕青山。和之前的秦十七比,谁更厉害?”裴雪莲连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滕青山。”

    裴三淡笑道,“那秦十七。是在生死之战当中得以突破,可是秦十七的阴阳之力融合程度并不算高,且当时生死之战,他也没更多时间去参悟巩固。而滕青山不同……他是在苦修当中参悟悟到。而且现在还在继续参悟,继续提高融合程度,且会完全熟悉这种世界之力,滕青山的生死之道融合程度将会超过秦十七!这才是我……真正的对手!”

    裴雪莲大吃一惊:“爹,滕青山这么厉害,爹你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上次一战,秦十七都已经重伤裴三,令裴三最终修养数个月。可就是那样,裴三其实都是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滕青山比秦十七还厉害,那裴三还有把握吗?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,或许现在我还比他强些,可是等到腊月十八,还有三个月,这三个月,足以令他达到和我一样的……无限接近至强者境界!。”

    裴三摇摇头,走到楼阁栏杆前,看着无边的天地,双眸中有着一道夺目亮光,“对手!这才是真正的对手!没有把握才好,没有一点把握,生死未知。只有如此,才能进入真正的极限,精神提升到极限,才可能踏入至强者!”

    看着扶着栏杆。遥看天地的高大背影。

    裴雪莲不由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……

    从记事开始,她爹裴三就好像一座雄伟的高山,能够阻拦一切危险。没有任何事情她爹做不到的。而在心中,她也一直极度崇拜着她爹。就算她爹要灭天下第一宗派‘摩尼寺’,她也同样对她爹信心十足。果然——

    摩尼寺,果然被她爹给灭了。

    她爹提出要约战天下间三大强者,在裴雪莲看来,那所谓的三大强者,肯定是要被她爹击败的。而且她爹‘裴三’一直都是信心十足……的确,黄天勤、秦十七都先后陨落。而她爹成为最后胜利者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爹现在竟然说‘没有把握’。总是信心十足,面对一切危险都谈笑风生,成竹在胸的父亲‘裴三’,此刻竟然说和滕青山一战没有把握!

    裴雪莲脑海中不由浮现了滕青山的模样,对于这个从她身边夺走她爱徒,充满传奇性的男子。裴雪莲虽然不喜欢,可是必须得承认,那个传奇性的男子‘滕青山’的确是九州历史上都屈指可数的风华绝代的人物。

    然而!!!

    她爹,却是九州最强的!

    “爹不会有事的,一定会赢,一定会!”裴雪莲心中不断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!”裴雪莲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扶着栏杆的裴三,转头笑看向女儿。

    裴雪莲却是深吸一口气。盯着她爹,郑重道:“爹,腊月十八一战,你一定要赢,一定一定要赢!!!”

    裴三看着女儿眼眸中闪烁的泪光,心中不由的一颤。

    “雪莲,过来。”裴三声音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裴雪莲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裴三却是伸手轻轻将自己女儿拥在怀里,裴雪莲抱着父亲,头埋在父亲胸膛里,眼泪有些忍不住。裴三抱着女儿,轻声的说道:“雪莲,爹答应你,腊月十八一战,爹一定会赢的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雪莲轻轻点头,只是紧紧抱着她爹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,就仿佛雕塑一般,在一起许久,许久……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扬州永安郡,归元宗内。

    诸葛元洪仰头看天,天空中飘荡着丝绢般的云朵。

    “坐于桂树下,一枯一荣于弹指间……青山是突破了。”诸葛元洪自言自语道,“看来青山,对于腊月十八一战。也是不想放弃……既然他突破了。那么到时候恐怕真的要和裴三一战了!和裴三一战,生死未知啊。”

    因为归元宗灭射日神山,诸葛元洪在没证据情况下,利用了滕青山一把。

    虽然说……

    诸葛元洪是为了归元宗。可是在心中,诸葛元洪依旧感到对滕青山有着一丝歉意。毕竟他是看着滕青山成长起来,特别是当初滕青山在归元宗的时候,诸葛元洪更是有心。将滕青山培养成归元宗宗主,甚至于要将女儿‘诸葛青’嫁给滕青山。

    女婿等于半个儿子。

    诸葛元洪何尝没有将滕青山当成儿子的心思?可是世事弄人。

    “生死未知啊。”诸葛元洪心中有着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在九州上一直以绝对强横,同时神秘不可测的‘裴三’,诸葛元洪心中有着深深的忌惮。黄天勤、秦十七的先后战死,更是让诸葛元洪震惊于裴三的强大。现在‘滕青山’也要和裴三进行决战了。

    “等青山,在桂树下参悟结束回大延山后,我去看看他吧。”诸葛元洪心中默默说道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扬州楚郡境内,野狼山。

    一名名精壮的形意门的弟子,仿佛雕塑一般有序的排列开,只是一双眸子时而扫过前方那些好奇的从各地赶来的人们。那些因为听说‘神灵’的故事,更是知道形意门的‘不死凤凰’也到来而吸引赶来的各地人们,正一个个彼此交谈,却不敢冲撞形意门的人马。

    在由大量形意门弟子环绕封锁形成的区域中央。

    浓浓的桂花香弥漫着,不死凤凰、李珺以及洪霖、洪武夫妻二人等不少人,包括滕青山的父母滕永凡、袁兰都在一旁守候着。

    “爹,爷爷什么时候醒来啊?”稚嫩的声音从洪武旁边,穿着红色小棉袄的小女童口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秀秀,要不,爹送你回去?”洪武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那小丫头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此时周围山地上满是积雪,李珺他们来到这已经等了一个月,可是滕青山还是处于参悟当中,因此李珺他们只能默默等待着。旁边的桂花树一次次的生长,一次次的枯萎。每一次生长。都发散出浓郁的桂花香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连方圆一两里内都能嗅到桂花香,在这寒冬中,能闻到桂花香的确是一件奇事。

    “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……”

    那灰蒙蒙的世界之力中,蕴含着少量的黑白之色,然而这‘雾气’此刻开始迅速得朝滕青山收拢过去,仅仅一瞬间,这些雾气变完全涌进了滕青山的体内。而滕青山身后的那棵桂树也停止在刚刚发芽的阶段。

    “青山!”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李珺他们一群人都忽的连站了起来,在着等待了超过一个月时间,他们总算亲眼清晰看到了滕青山。此时滕青山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,且脏的很。而且脸上也是一把胡子。乍一看就仿佛流浪的乞丐。

    唯一的特殊之处,是滕青山的皮肤,就仿佛晶莹剔透的珠玉。

    “生死相辅相成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生,怎么会有死?”

    “没有死,怎么会有生?”

    滕青山缓缓睁开双眸,双眸当中隐隐有着奇异光芒流转,蕴含着特殊的魔力吸引着人。原本都激动看向滕青山的李珺、洪武等一群人,都不由自主受滕青山的双眸影响,有些神智不清醒了。滕青山这才惊醒,双眸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小珺。”滕青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青山。”李珺一脸激动,连跑过来就一把拥抱住滕青山,在拥抱的时候,滕青山已经迅速得将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灰尘尽皆震散,且将所有灰尘裹成一团,化为一个泥球跌入地面当中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滕青山转头看去,一名穿着红色小棉袄的女童正瞪大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看着滕青山,“你的眼睛,好,好漂亮!”

    滕青山一怔。

    旁边的徒弟滕兽等人,一个个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眼睛漂亮?”滕青山第一次遇到有人这样评价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秀秀吧,两年没见,这么大了。”滕青山笑着走过去,一把就抱起了这个小丫头,这秀秀在滕青山怀里,还捏了捏滕青山的胡子,很惊喜道:“爷爷的胡子真长,爹爹他就没这么长的胡子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群人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爹,娘。”滕青山看向一旁的父母,“今天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“今天都十月十六了。离腊月十八,只剩下两个月。”滕永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还有两个月,就要和那天神宫裴三一战了!

    不过此次的参悟,令滕青山对那裴三没有一点惧怕念头。

    滕青山点点头,看看周围,笑道,“走吧,我们回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滕青山离开。形意门原本封锁那块区域的人马自然也开始离开,这令那些好奇的人们连冲到那棵桂树旁,可是他们一个个都失望的发现……当初那位‘神灵’已经消失不见。那棵桂树也不再迅速得生长、枯萎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滕青山一群人浩浩荡荡,回到了大延山形意门内。

    东华苑中,夜晚时分。

    滕青山、李珺二人一道静静的在东华苑内散步。

    “青山,腊月十八,你和裴三一战,要真的一战?”李珺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滕青山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把握?”李珺连道。

    滕青山轻轻握住妻子的手,一笑道:“放心吧,小珺。现在除非是至强者,否则,没人能杀死我!”当初在桂树下刚开始参悟时,滕青山境界就和当初那突破的秦十七相当。而经过一个多月的参悟巩固,滕青山现在已经无限接近于至强者!

    “我甚至于,都能感觉到,什么叫至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强大,自由,挣脱天地的桎梏。”滕青山眼眸中闪烁着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李珺听的也是懵懵懂懂。

    “不过。”滕青山摇头,“看得到,却摸不着。我现在就是这样,已经能感觉到至强者,可是却就是无法自己达到。这是最后一道关卡!我想,那裴三也是面临这最后一道关卡。历史上的东北王洪天,等历代一些厉害的洞虚境界强者,怕都有不少,困在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李珺连道:“青山,现在离大战之日,还有两个月。这两个月,你能突破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最后一关,别说两个月。想不通的话,就是两百年,怕都无法突破。只能靠机遇。”滕青山一笑道,“我准备从明天开始,将我感悟的‘道’都转为一套套拳法。这一套套拳法,对我形意门也是大有益处!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形意拳的本源,便是这三体式。

    滕青山也是直至达到如今的境界,无限趋近于至强者,生和死那种相辅相成,互相促进互相克制的意境完全领悟后。才将‘三体式’完全琢磨透了!三体式一成,形意拳在滕青山眼中再也没有了秘密。

    创造拳法,便轻松的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滕青山每天吃饭的时候和妻儿们谈笑聊天,陪陪父母。而其他时间,则是在书房当中,时而演练演练拳法,时而就将一套套拳法完全记载下来。所谓温故而知新,滕青山将所悟的道,给转为拳法的过程,就是一种重新‘提炼’的过程。

    十一月初一。

    东华苑书房内。

    滕青山正在纸张上画下拳法图,并且在一旁留下一些注释,忽然滕青山抬头,双眸中有着一丝惊喜:“师傅来了?“

    和师傅诸葛元洪,已经许久没见过了。

    滕青山连放下纸笔,出了书房。而此时诸葛元洪带着儿子诸葛云和青雨,刚刚进入东华苑。

    “哥!”青雨老远看到滕青山,连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雨。”滕青山笑看着妹妹,现如今妹妹也变得雍容成熟的多,毕竟青雨的儿子,都已经成亲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这两年一直不在大延山,我回来看爹娘的时候,找你好几次了。都没看到你。”青雨牵着滕青山的手,声音忽然压低下去,“哥,腊月十八,你真的要和那裴三一战吗?”青雨看向她哥的目光当中,有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。”滕青山笑着摸了摸妹妹的脑袋,“放心,要相信你哥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青雨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珺,你带青雨他们先去坐坐。”见李珺过来,滕青山连招呼一声,当即李珺带着诸葛云、青雨先进入堂屋去了,而滕青山则是和师傅诸葛元洪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对师徒,关系颇为奇妙。

    说是师徒,其实诸葛元洪并没传滕青山什么技艺,现在更是没有名义上的师徒之名。可是滕青山、诸葛元洪这种人,都是贵在交心。诸葛元洪早就将滕青山当成徒弟,甚至于当成女婿般看待。

    滕青山自然也很敬重诸葛元洪。

    “有把握吗?”诸葛元洪突兀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和裴三一战,没人敢说有把握。”滕青山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诸葛元洪转头看着滕青山,露出一丝微笑:“青山,祝你功成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师傅你到时候看着就是。”滕青山也是一笑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几句话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不需要说太多,诸葛元洪看着眼前这谈笑间有着让人信服的莫名魅力的滕青山……现如今,滕青山是整个九州大地上,都是最巅峰的存在,充满奇迹的存在。只有另外一个神秘的魔头般存在裴三,能和他一比。

    诸葛元洪脑海中却是回忆起过去和滕青山的一幕幕……

    他第一次看到滕青山时,那时候滕青山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以十六岁之龄,笑傲黑甲军的擂台,无人可敌。当时他诸葛元洪便说出这么一句话:“此子前途无量。”而后更是亲自将其收为弟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滕青山初出茅庐,锋芒毕露。更是能名列《地榜》。

    然现如今,更是整个九州大地的巅峰强者!

    “青青,你地下若有灵,若看到青山能有今日,也该满足了吧。”诸葛元洪心中默默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。”旁边滕青山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诸葛元洪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出战之前,我准备去拜祭一下青青。”滕青山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诸葛元洪一怔,而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滕青山双眼迷蒙,对于那个单纯的不似人间的谪仙般少女,滕青山在内心最深处是一直有着无尽的内疚的。就算过了三十年,滕青山依旧没法忘记。那个在自己怀中微笑着死去的少女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逼近,随着愈加接近腊月十八,整个九州大地上几乎处处都在谈论着三次巅峰之战的最后一战——也是最具有传奇色彩的滕青山,和最可怕最神秘的裴三,这二人到底谁能够赢,又是谁在最后一战陨落!

    而东华苑内,滕青山也感觉到,接近腊月十八,家人们也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腊月十六这一天。

    夜晚时分。

    滕青山还在书房当中,书写着拳法秘籍,这种创造拳法的过程,滕青山也感到自己对内家拳的把握更深一筹。

    “沙沙~~”

    书房中除了蜡烛偶尔的噼啪声,便只剩下滕青山毛笔书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滕青山,可否出来共饮一番?”一道声音在滕青山耳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裴三?”滕青山有些惊讶,这么晚了,裴三还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一笑,放下毛笔,便推开书房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的裴三,一身淡黄色长袍,正悠闲自在的仿佛在自家一般,坐在滕青山家的院落亭子下饮酒,笑看向走来的滕青山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裴三将一壶酒推到滕青山这一边。

    滕青山端着酒壶,为自己倒下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裴三,后日我们就一战了。不知道你今天过来是?”滕青山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裴三端着酒杯,仰头就喝尽,长长得舒出一口气,看向滕青山,沉吟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滕青山,我邀战三人。这三人当中,那黄天勤,我只是借用来震慑你和秦十七的。我真正抱有希望的,就是你和秦十七。”

    “和秦十七一战,可惜,他没爆发出让我真正惊喜的实力。虽然能威胁我,可还是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崛起速度,是我所看到人当中最快最惊人的一个。”裴三感叹一笑道,“和黄天勤,和秦十七一战。我都很自信,根本不相信自己可能会死!不过……后天要和你一战,我却感觉到这一战很艰险。一个不妙,我裴三就可能殒命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惊奇看着裴三。

    裴三继续说道:“你的境界,我也猜得到。能够达到生死转换于弹指间,你在‘道’的感悟上,已经和我差不多。都是接近于至强者之境!不过,你和我不同,你走的是内家拳一路。将道完全化为拳法。这令你对‘道’有着特殊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也有我的一些特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滕青山你的进步速度太惊人,说不定,生死一战当中你就能突破,达到至强者境界。”裴三笑看着滕青山。

    滕青山一笑:“裴三,你谬赞了。不知你今天来,是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,是想拜托你几件事。”裴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拜托我?”滕青山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裴三点点头,“此战,生死未知。若是我裴三死,我希望滕青山你能够保住我天神宫一脉不断绝,就算所占区域领土变小都没关系。但是……我不想我所创的几脉,消失在这九州大地上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点头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,自然也不希望内家拳一脉断绝。

    “裴三,若是我死,也希望你帮我保住内家拳一脉。”滕青山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二人都清楚,都灭自己一脉的,只有对方!

    现如今整个九州大地,他们二人就是最强者!

    “一定。“裴三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喝一杯。”滕青山笑着举杯,二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的女儿。”裴三忽然说道,“我若死,以雪莲的性格,或许会恨你入骨。做出些不理智的事,希望你别和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一笑:“她是小珺的师傅,单单这个,我便不会害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裴三点点头。

    谈完这事情后,现如今九州大地上最巅峰的两个人,便在一起随意的喝酒闲聊,就仿佛知交好友一般。而李珺、洪武等人,也发现了自家的亭子当中,竟然来了一个陌生人——裴三。而且这裴三还和滕青山开心的喝酒。

    “娘,怎么回事?”洪霖疑惑看着远处亭子内。

    李珺看了看:“走吧,我们回屋。”

    没人去打扰滕青山、裴三二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到后半夜,滕青山随意说了一句话:“裴三,其实我一直很奇怪,我看得出来。你是想传你所创的几脉,开创宗派这不奇怪。可是,你并不是要争霸天下的人。你争霸天下,应该是要灭摩尼寺,到底你和这摩尼寺有什么深仇大恨,让你耗尽如此多心血为达到这个目的?”

    “而且——裴三,你还在天神宫麾下,弄出禅宗一脉。好让摩尼寺佛宗功法传承,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裴三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仰头看着无尽夜空,沉默许久,中途更是喝了三杯酒,这才开口道:“滕青山,这件心事我憋在心里已经太久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知道,我便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裴三看向滕青山,微微一笑,“滕青山,你应该知道,这千年来,达到先天境界。你的速度排第二。”

    “对,第一是当年的妖僧项凡尘。”滕青山说道。

    裴三缓缓说道:“我就是项凡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滕青山整个人一个激灵,仿佛雷电在脑海中轰鸣一般,当年那具有传奇色彩的妖僧项凡尘,竟然……竟然是裴三?

    “你,项凡尘?”滕青山依旧感到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很奇怪?”裴三看着西方,“佛宗修炼,重泥丸宫,修炼出舍利子。和道家一脉,和你的内家拳一脉都不同。因为重泥丸宫修炼,在摩尼寺当中,便有一种转世之法!可以让人转世并且保留记忆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一惊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转世,且保留记忆的。不过,自己是从地球来的。

    “成功的,便被称之为转世活佛!”裴三感叹道,“这种转世之法,非常危险。虚境的佛宗大师,进行转世。恐怕十个当中才有一个成功!而洞虚境界的佛宗大师,进行转世。倒是有一半的可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微微点头,原来转世并非百分百成功。

    也对,要是能轻易成功,摩尼寺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不管是谁,最多转世一次。第二次,必死无疑。”裴三叹息一声,“可能,这就是天地的限制吧。”

    “滕青山,你可知道……当初我灭摩尼寺,那些虚境当中唯一活着的虚境,名叫凡空。”裴三看向滕青山,“他也是转世活佛,当年我在摩尼寺的时候,凡空就是我的小师弟。和我关系很好。你现在该知道……这凡空,当时为什么能不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恍然。

    师弟?

    凡空,凡尘?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杀死的,那名叫做‘了原’的黄袍僧人,当年乃是我的师叔。”裴三缓缓道,“前世,我为项凡尘。你应该知道,我为什么被称之为妖僧吧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项凡尘,和一般难得沾血腥的僧人不同,反而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,更是杀了不少摩尼寺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恨摩尼寺的人,我最恨那了原。”裴三双眸中寒光闪烁,“压制人的真性情,灭绝人性。如此佛宗,不要也罢。当年释迦祖师创摩尼寺,许多戒条根本没有,都是后来人,不断添加上去。这样的摩尼寺……就该灭绝!”

    “可惜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修炼的乃是《金身佛陀》。”裴三摇头叹息,“虽然这是神级秘典,可是,这是释迦祖师成就至强者的道,我不是释迦祖师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我去强修《金身佛陀》,就算勉强突破达到洞虚境界,也无法再提高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微微点头,达到他如此境界,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本书,你读的再透彻,想超过写这本书的人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最好的办法,是自己去写一本书!走自己的路!

    “这也是,当年我为什么提醒你,千万别学神级秘典,别走别人的老路。那是祸害自己。”裴三摇头说道,“可惜,我修炼佛宗之法已深,根本无法转修道家……所以我想方设法,要走出自己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……有了密宗。”

    裴三淡笑道,“密宗,就是我根据佛宗之法,以自己的一些感悟,创造出来的。我将摩尼寺的修炼,称之为禅宗。我的为密宗,两者都是佛宗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惜,学了《金身佛陀》,就算我创出密宗之法,因为受佛宗之法影响太大,根本无法将自己的路,走到功成。”裴三摇头叹息道,“那时候的我,根本不是了原的对手。所以,我决定赌一把,转世。”

    滕青山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洞虚佛宗大师,转世也只有一半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天不灭我,我转世成功了,成为裴家的三儿子。”裴三淡笑道,“这时候的我,泥丸宫、丹田等等,都是普通婴儿的。我完全可以选择修炼佛宗,还是道家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我走了道家一脉。”

    “我参考普通道家秘籍、先天的道家秘籍。至于虚境和洞虚,任何秘籍我都没理会,走遍天南地北,观察鱼鸟花草,飞禽走兽,我全部按照我自己的领悟,去创,走我自己的道路。”裴三淡笑道,“虽然我创出数种道路,可是,这几种都能统称为一种——万兽之道!”

    “也是我杀死那‘了原’,灭掉摩尼寺的‘道’。”裴三双眸灼灼放光。